Kogitsune

这里Landoc!喜欢Kellermanx、Nadatomoyo、纯黑GK、DU!CP无洁癖!吃Kena,K黑,Duna!

两波连出吃喝,美滋滋

一条鱼。:

【安娜】

猎隼,山崖之上的巢,沉默地盛开着的野花。

天平,不会弯折的脊柱,一边是判罪的白羽,一边是生或者死。

还有几天高考,我快回来了【

要开学了先来给自己立个天大的Flag:我能把K黑的文们都起码更一章……

一个少女私服法鹰。物理课的摸鱼我只是个单纯的理科生。辣鸡画风不像我知。旁边的马赛克是没画好的天使姐姐

感觉每天回家都赶上K黑关直播,生无可恋。

[K黑]STILL HERE01

STILL HERE


*K黑

*Police与Psychopath之间的故事

*我不知道是毒还是糖

*BGM:《Still Here》

http://www.bilibili.com/mobile/video/av1464567.html

个人推荐Nightcore版本〜〜要看中文歌词的话需要在QQ音乐搜Digital Daggers的原版

*发现喜欢K黑的都是文豪太太们Q口Q我好方

*「」号内是纯黑的心理活动,跟()是有区别的……感觉这样写起来看着无比混乱可是没办法我文笔渣QAQ

*以上



00

「好冷。」

「好饿。」

「好疼。」

「纯白你到底在哪。」

「纯白我想死。」

「真的好想死。」



01

        那是个阴雨天。

        店铺里撒满了阴郁的灰色光线,白炽灯单调地咯吱咯吱摇动。外面的雨淅沥沥地下着。单调的玻璃门将他与喧闹的马路隔绝开来。

        他穿着白大褂,鼻梁上架了副眼镜,夹着只圆珠笔的右手给本子翻了个页。

        面前的笼子里,咖啡色的小狗汪汪地叫着。他凑近了笼子去看它脖子上的挂牌,A00687。

        “乖一点嘛,你的主人不过也只走了一个小时而已啊。”

        (装什么爱护小动物啊)

         闭嘴啦。


        Nada扶着K进店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

        小个子的男孩儿穿着个白大褂,里面是黑色的衬衫。

        他扒着笼子边跟笼子里面的狗说话,稍稍伸长脖子,露出一段极白细腻的脖颈。

        “乖一点嘛,你的主人不过也只走了一个小时而已啊。”

        “等我把你治好了,你的主人就回来看你啦。”


        男孩儿转过头,透过清秀苍白的脸上那幅圆框眼镜看门口。

        两个男人,带着一条狗。

        一个打着血红色的伞,一头金发面容清秀,瘦的跟根竹竿似的,金丝眼镜后边的湛蓝眼睛盯着店里的纯黑。

        另一个牵着条狗,手被另一个男人牵小孩儿似的牵着,乖乖地站在原地。他的黑发有点长,散乱地披在肩头,脸上戴个大大的墨镜,露出好看的下巴和鼻子。

         纯黑放开笼子,走过去推开门:“是宠物生病了吗?里边儿请。”


         “71病了。”叫Nada的金发男人如是解释道,指了指身边带着个墨镜的K。

         “这是我弟弟的狗。”

         “你好。”K扬起个好看的笑容。

         “你好,我是这里的医生纯黑。”

          纯黑同样扬起个虚假的笑容。


         Nada说他有事先走了。

         于是偌大的店面里就剩了纯黑跟K两个人。

         71被小护士抱去内室体检了,纯黑又开始给笼子里面的动物们编号做记录。

        店面里只剩下狗的汪汪声和猫的喵喵声,除此之外就是令人发疯的沉默。

        纯黑站在笼子面前,神经质地反复啃咬着笔杆,探头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K。

        十分钟前纯黑说要先给71检查完身体,不要忙着着急走,于是K就一直低着头坐在沙发上等,戴着墨镜,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这个人,明明显显,是个瞎子。

         纯黑身体里的恶意细胞突然开始小声叫嚣。

         快,装出好奇的样子让他难堪让他说出自己的残缺。

       (你这个没用的废物)

        闭嘴,你这个聒噪的该死的女人。

        「伤害别人的自尊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啊纯黑你为什么还在这傻站着呢」

        心底的魔鬼在说悄悄话。

        他突然抬起手捂住嘴,神经质地小声咯咯咯笑起来,翠绿眼瞳亮如绿色闪电。


        “K先生?”

        装作是疑惑的语气,把手背在背后,摇摇晃晃地走过去,用好奇的样子发问。

        心里的魔鬼在笑。

        男人没反应。睡着了?

        “K先生?”

        他稍稍提高音量,又问了一遍。

        “嗯?”

        男人抬起头来,拔下耳机线。

        “店里的光线不是很强啊?为什么还要墨镜呢。”

        “噢,抱歉。其实我是个盲人来着。”

        “我可以看看你的眼睛吗?”

        ——没用的走路还要哥哥扶的瞎子的眼。

        “可以啊。”

        纯黑坐到K旁边,看着他取下墨镜。

        那双无焦距的漂亮的琥珀色眼睛涣散地看着纯黑头顶以上的空气。

       纯黑微微昂脸看向他。

        好漂亮的眼睛。

        「是吧很漂亮对吧漂亮得想让自己用手术刀把它从男人的眼眶里挖出来泡在福尔马林里收藏」

         魔鬼又在对他说话。

         「动手的时候鲜血飞溅的感觉一定很温暖」

         新鲜的人血喷溅在脸上的感觉。 温暖。

         纯黑突然觉得全身冰冷,他迫切地需要温暖。

        「动手呀纯黑」

         双手快控制不住了。

         “纯黑先生?”

         纯黑突然回过神来。

         “什么?”

         该死。大白天的,你在想什么?纯黑。

         “我刚才在听新闻,所以才没听到纯黑先生说话。”

         K的声音很好听。

         “要一起听吗?”

         他把一只耳机举起来。

         “嗯……好。”

         纯黑有些不知所措地侧身过去拿那只耳机,塞进耳朵里。他看见那双无焦距的美丽双眼弯了起来。

          K在笑。

          纯黑赶紧低下头去,这才想起来他根本看不见。

          你这个傻子。

          纯黑暗暗地骂自己。

         (你这个傻子,废物,生出你这样的东西。看见了吗?那条狗都比你……)

           女人恶毒的声音在头脑中回响。

           闭嘴,放过我吧。纯黑皱起了眉头摇了摇脑袋。


          “昨日在XX市XX街XX巷又发现了一具年轻女性尸体,尸体残缺不全,有分尸痕迹,根据其作案手法警方初步怀疑是最近在逃的连环杀人犯'Ghost Kill'所犯,广大市民请注意……”

        耳机里女播音员还在播报,纯黑半背对着K坐着,突然一下子浑身冰凉,捏着耳机线的手不易察觉地紧了紧。

        他是故意的?这人是个警察?

        心脏砰砰砰地跳,冷汗浸湿背脊。

       「杀了他!」

        纯黑的左手颤抖地捏住耳机线,右手摸着袖里时常收着的解剖刀猛然回头。

         没有他所想象的直抵脑门的黑洞洞的枪口,也没有在店里闪烁不定的白炽灯下明晃晃的手铐。

          只有K微微低着头安静地跟他并肩坐在一起听新闻,手上把玩着取下来的墨镜。微长的的黑发扫过白皙的侧脸,睫毛纤长一颤一颤,那双漂亮却看不见的眼睛被打下深深的阴影。

         “怎么了?”K听见纯黑转身的声响,不明所以地转过来。琥珀般的浅色眸子盯着纯黑,依然涣散着。

         纯黑张了张嘴,发现喉咙干得生疼,根本说不出话来。

         他的心依旧砰砰直跳。

         “啊……没什么。只是想说,太可怜了。”

         纯黑听见自己用毫无怜悯之意的平板语调回答。

         “确实呢。”

         K也用同样的语调回答。

         尴尬得说不出话来。沉默在俩人之间蔓延,这场对话就这么没头没脑地结束。

         纯黑耳里依旧塞着K的耳机,袖里的右手紧紧握住手术刀。耳机里播音员聒噪得让他心烦,心里的恶魔又开始蛊惑他。

         「你不冷吗纯黑,我看你在发抖啊」

         「跳起来给他一刀啊纯黑!你不是很冷吗杀了他就不冷了啊」

         是很冷没错,冷进骨子里了,想要人类飞溅的鲜血来取暖。可是尸体怎么处理?

         「跟他说体检结束了把他骗进贮藏室啊」

         魔鬼在心中猖狂地嘎嘎大笑。

         是啊纯黑。站起来杀了他,这样你就不冷了。

         纯黑感到一阵眩晕,头脑一片混乱,心跳加速血液沸腾,难以控制住平稳的呼吸与嘴角裂出的扭曲兴奋的笑意。

         拿刀的手,又开始蠢蠢欲动。


        “Ghost Kill……现在作出这么多残忍的事,曾经也一定受过很多伤吧。”

         “……哈?”


        突然K的一句话再次冷却了他所有的杀意,心里的魔鬼突然闭上了嘴。

        紧紧握刀的手慢慢放松。纯黑感到一阵恍惚,世界天旋地转,恶心得几欲作呕。

        无法阻拦的,他眼前纷乱地飞快闪过一个个褪色的场景。

        抽打在孩童身上的棍子。

        女人牝猫般的尖笑。

        满手的鲜血。

        男人的怒吼。

        瓢泼大雨。

        消失的猫。

        找猫的孩子。

        白色的闪电。

        火。


        不知为何他突然无法呼吸,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冷。

         依旧很冷。

         可是不知为什么,心里的魔鬼却不敢说话了。


         “我可以摸摸你吗?”

         “?”

         没等纯黑反应过来,K就探身过来试探着摸上了他的脑袋,听纯黑没反应又把手缩了回来。

          “抱歉。因为很想知道纯黑长什么样子。”

          嘴巴反应比脑袋快。

          “没事。”

          他听见自己这么说,然后飞快地抬起袖子来擦了擦眼泪。

          

          于是K试着摸上了他的脸。

          男人的手指纤长好看,细细描摹过纯黑的额头,眼睛,鼻子和唇。那双涣散的眼睛温柔而专注地看着纯黑。

         纯黑呆呆地坐着,手里还拿着那把解剖刀。

         人类手指的触感温热,让他感觉熟悉又陌生,只能呆呆坐着一动不动。

         温暖的触感消失了。 K的手指收了回去。

         “大概知道长什么样了。”

         他看见K扬起个好看的笑容。

         “纯黑先生长得很好看呢。”

         “啊……嗯。”

         他低下头。

         “你哭了?为什么?”

         纯黑握刀的时候一下子又收紧了。

         “你怎么知道……”

         “刚才你的眼眶是湿的。”

         “……听K先生说Ghost Kill肯定又不好的过去,想起了自己一些不好的过去而已。已经好了。”

         鼻尖发涩。

         “是么?”

        他看见K低垂着漂亮的眼,纤长的手指试探着扶上自己的肩。下一秒他毫无预兆地被K抱住,人类的体温迅速覆盖温暖了他冰冷的身体。

        纯黑浑身僵硬。 

        奇怪。

        很奇怪很奇怪。

        K的体温比那些他刀下的垂死之人飞溅的鲜血更加温暖。

        温暖他冰封的血液。

        于是他愣住了,突然想到死在这怀抱里也没事。

        因为,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有感到这样的温暖了。


        「那如果他现在装着一把枪,在拥抱你时扣动了扳机呢?」

        死了的话……也无所谓。

        如果是死在这样的温暖中的话。

        

        纯黑被K拥抱着,双眼盯着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如猫般的翠绿双瞳呆滞。

        他听见K在他耳边跟他讲话,声音带笑,人类温暖的气息温柔地喷洒在他的脖颈上。

        “那就让陌生人给你来一个安慰的拥抱吧。”

        纯黑突然之间又泪流满面。



       “The past is past.”

        ——他听见K如是说。


        

                                                      TBC.

神展开我知道

没几个人看懂了我也知道……

慢慢来吧…

----------------------------------------------------

不要脸地打个广告:K黑的《芄兰》更新了个番外,Duna的,因为跟K黑没什么关系就没打tag.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挖坑总不填,我要死

以及文风果然不能随便改,写得跟什么似的




[DN]濛(芄兰番外)


芄兰•番外
CP:DN

*Duna初遇〜〜
*正文CP主K黑,微Duna
*手机发文,正文01戳我头像〜
*歪果仁娜娜是个英国人




       天濛濛亮,细雨沙沙下,路边无一行人。王渡撑把黑伞,提个箱子站在空荡荡的马路中间,四周环顾偌大北京城,心中一片茫然。
       他这次专程回国是来看望夏凯的。夏凯是他儿时玩伴,小时候有那么四五年是在日本度过的。本来自己父亲也跟夏凯父亲是很好的朋友,自己便理所当然地成了夏凯的玩伴。
       今年王渡听说夏凯回国发展,于是便想起自己也应当回国看看了,看望一下夏凯,要是方便就回一趟东北老家,不过听闻那里已经陷落了,日子不大好过。
       本来王渡启程前已经提早拍过封电报给夏凯一声通知,夏凯也表明会派人来接,可没想到夏凯隔了半小时又给王渡拍了封电报说,说他的什么银艾姐姐好像是生孩子了,他得让人带点礼送去,可能来接的就要晚一些——然而那时候王渡已经在飞机上了,根本不知道这事儿。
       所以大清早的,我们留洋归来青年才俊的东京大学医学系研究生王渡在京城的濛濛细雨中傻等了半个小时,没人来接他,他没辙,只好拦了辆马车说要到夏府。
       结果这马车到了租界大门口,车夫把缰绳刷的一勒,回过头来跟王渡说不瞒您说您要去那地儿可在租界地内,我们这些拉马车的是万万不敢进去的。我就只能送您到这儿了,剩下的路您得自己走,也不远,就两三里而已……
       王渡只好下了马车给了钱,还不及问路,那马车夫急着赶去投胎似的转马就跑。
       一匹破马被那车夫抽得跑得比什么都快,于是就剩了王渡一个人傻站在路中间儿,成了现在这尴尬的状况。
       王渡举目,这境况要使他以前的性子,遇到了这种破事儿他王渡少爷早就操着一口东北腔破口大骂糙你大爷的了,可现在,十万句糙你大爷也不顶用,因为现在时辰早得路上连一个行人都没有。
       哐当一声,身旁街边儿有木门被上锁的声音。王渡赶紧转过脸去,就看见街边小教堂台阶上一个细长的白色身影,正锁了门撑起把白油纸伞下台阶,还打着呵欠,脚步飘飘悠悠,瘦瘦高高跟根竹竿似的,让人感觉这人风一吹就倒。
       王渡匆忙迎上去看了个清楚。那是个洋人,金发蓝眼,皮肤白皙,戴着副斯文的金丝眼镜,胸口处黑色的十字架摇摇晃晃,应该是教堂的神职人员。
       王渡伸出手拦住外国人。
       “E……Excuse me?”
        外国人好奇地望着他,一双蓝眸眨巴眨巴。王渡使出吃奶的劲憋出了一句蹩脚的英文。
       王渡暗自思量,面前这人明显是个欧洲人或者美国人,总之大致上就应该是听得懂英语的人。不幸的是,英语又恰巧是王渡唯一的短板科目——为什么他到现在都拿不到东京大学研究生的毕业证?就是因为那天杀的毕业论文要用纯英文写!
       面前的外国人用蓝色的眼睛疑惑地看着他,抬起手来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等着他把话说下去。王渡这才发现这外国人长得挺好,他见识过的外国人够多了,可面前这个长得特别好。夏凯长得够好了,可这人长得也好,跟夏凯不一样的好。
       外国人见王渡不说话,眨了眨蓝色的眼睛表示困惑,抬手抓了抓白皙额头前的几缕金色卷发。
       “So……Sorry,my English is so……so poor,do you know where's the……Xia Fu?Can you under……e,understand me??”
        王渡费力地描述着,恨不得给自己来一嘴巴。
        好看的外国人表情依旧困惑,王渡咬咬牙,再重复了一遍。
        “Do you know Xia Fu??Xia Kai??”
        王渡见把毕生学来的英语单词都对着外国人掏了个干净,结果外国人还是没啥反应。

        王渡心中绝望地长叹一声,对着外国人点点头说了句Thank you就转身想走。没想脚步还没迈开,袖子就被人一把扯住了。

       王渡诧异地回过头去,就看见外国人湛蓝眼眸欣喜地睁大,喜笑颜开地朝着王渡来了个清脆的响指:
       “哎哟我可总算是听懂了,您说的是夏府是吧?真巧我也是去那地儿,咱一块儿走不就行了,啊?”
       声音天生带磁,语调清亮好听,一口纯正的京片子。

       …
       ……
       ………
       …………
       ……………
       ………………
       …………………
       ……………………
       ………………………
       …………………………
       ………………………………
       …………………………………
       ……………………………………
       ………………………………………
       …………………………………………
       ……………………………………………
       我糙你大爷的。



        “哎不是我说你这人什么毛病啊?张口就骂人啊这是?”
        “……”



                                            芄兰•番外 End.

最近好喜欢K神,补了很多他的视频锦集……狂气任性的男孩子超级可爱……他才18岁诶……Happy也超级可爱的

黑哥今天真早啊😃
鉴挂大师K宝宝本来在认真鉴定昨天的挂逼
然后黑哥发来了邀请
好我们不鉴挂了我们去陪黑宝宝夕阳红,他一会儿量子破碎了我们再回来继续
实力宠XD
猜想又有多少个只订阅了纯黑的宝宝今天会一开直播发现又错过了三个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