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gitsune

这里Landoc!喜欢Kellermanx、Nadatomoyo、纯黑GK、DU!CP无洁癖!吃Kena,K黑,Duna!

[KN]Sweetest Goodbye01〜02

Sweetest Goodbye-KN
*KN短篇OOC
*强行产糖,强行产
*官方没消息快一年我就自己YY
*看着直播最近卷黑炸裂我想起KN心塞塞Der…
*手机撸文无格式莫介意
*这里一直窥屏卷黑KN秒林tag的新人兰芏(dū)
*年下,K比娜娜小四岁
*脑洞清新三俗言情剧
*微有DN注意
*微有DN注意
*微有DN注意
*以及DU是K总的发小
*K总虽矮,但他还小,他会长高,强行骗自己

以上
[Sweetest Goodbye-Kena(KN)01〜02]

01 5岁_9岁
K跟Nada小时候是邻居。
Nada喜欢玩游戏,是被K带出来的。
那时候是小学四年级暑假,他家刚刚搬家,小Nada扶着门看着大人忙来忙去打扫卫生。对面家的门咯吱一声打开一半儿,黑色长卷发的漂亮阿姨天生自来熟。她儿子跟他简直就一个模子立刻出来的,尤其是那张脸跟自来熟这两点——Nada后来如此总结,那时K正好笑地用毛巾搓揉着他刚洗完澡湿淋淋的头发听他振振有词地单口相声。他说成成成TO儿你说啥我都承认,自来熟这个你没理儿说我吧,看我们直播的妹子们不都说我俩忒自来熟忒爱挤兑人么,不然帝都双煞相声组合是咋来的啊。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都是他们许多年分分合合之后说的话。视线回转到小Nada的身上,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这个陌生的漂亮阿姨揉进了怀里,伴随着漂亮阿姨“凯凯跟渡渡都憋玩游戏了,出来见见新邻居!”这样的呼叫声。
然后小Nada就听见俩小孩儿登登登的脚步声。面前阿姨站了起来,小Nada转头看见自己母亲正跟邻居笑着打招呼。
俩大人立即就攀谈起来有说有笑地进屋去了,就剩小Nada跟那对面门边站着的俩小屁孩儿大眼瞪小眼。
“我是……”
“我是……”
小Nada刚想介绍自己,却不想对面那孩子也同时开口了。那孩子明显比他小了一截,比他跟他身旁那个孩子都矮了一个脑袋。
小孩儿朝他笑起来,Nada像是在那双笑得弯弯的漂亮眼睛里看见了星星。小孩儿开口了,微微昂头看着他,有点长的黑发散乱地拂过肩头,眼瞳之中仿佛承载星月。
“我叫K。你叫什么呢?”

02 8岁_12岁
Nada最喜欢的东西是相声。
K最喜欢的东西是游戏。
“白宫那个白呦〜刚刷的浆!”
小学生K将将走到自家门口边听见身后对门屋子里传来一句相声,念得字正腔圆,声音清亮。门虚掩着,K拉开门探头看了看,之间屋里就一小孩儿,坐在沙发上露出小小的脑袋,眼睛大大一动不动盯着电视屏幕。米黄色的窗帘没拉好,下午时分白色的阳光带着婆娑的树影照在Nada天然的栗色短发上,一瞬间让人有错觉这孩子仙得像是不真实的人偶娃娃。
K看呆了,张了张嘴“Nada哥,我……”
“美国那玩意儿谁知道?!问村长去!!”
外表好看得像个洋娃娃似的小孩儿突然从沙发上腾的一跃而起,一瞪眼一拍大腿对着电视机来了一句清脆的暴喝。K被那高亢的童音惊得手一抖,手中玻璃牛奶瓶咣地一声砸在地上。
“……”
K盯着那一地的牛奶沉默了半天,始作俑者才像刚注意到他似的如梦方醒般的转过脸来看他,K琢磨着应该是电视机里相声说完了。
Nada从沙发背上翻过来蹦到K面前对着他笑, “诶哟你放学了啊?今天还打游戏么?”
K没好气地冲Nada翻个了白眼儿,面前这人刚刚考完小考而且考得还不错,九月能上重点初中,目前正在游手好闲的放假期。
而苦逼的自己呢?面临着帝都日益紧张的升学状况的二年级小学生K,此时正用忿忿的眼光打量着明显是闲得无聊的Nada。
他还在无尽的学海里挣扎着呢,打游戏?开玩笑!
令人嫉恨的准初中生Nada见自己邻家的弟弟恶狠狠地瞅着自己,不明所以地走过去想拍拍他比自己矮一头的脑袋。
“别过来,这儿有碎玻璃……”话音未落,K匆忙上前一步想拦住Nada,却不想华丽地来了个平地摔,连着书包整个人重重压在了Nada身上。
Nada只听砰的一声,天旋地转,自己被扑倒在地。背有点疼,他推了推K想起身,却看见趴他身上的小孩儿举起了自己的手来看了看,小小的血珠渗出幼嫩的皮肤。
Nada推开K,拉开柜子拿出了卷绷带,二话不说把K的手指包成了个肿胡萝卜。
“这也太夸张了吧我只是划了下手指。”
“哎,哎,这不行,多小的伤口都会感染的,你看……”
K抬起手一把捂住了坐着仍比他高半头的Nada的嘴。邻居家的哥哥啥都好,要学习学习好,要颜值长的可爱,生在红旗下长在阳光里,三观超正,乖巧有礼,好一株根红苗正欣欣向荣的祖国花朵。K唯一见过他哭闹的一次便是国庆节他想在路边站着看路过的军队方阵却被他妈妈给扯到了自己家,玩着游戏哇哇哇的哭了一整天,他跟放假来自己家住的DU劝都劝不住。
按说这号在老师们口中啧啧赞叹的人物K应该很讨厌他,甚至对他避而远之才对——因为甚至自家亲妈张口闭口都是“你看看隔壁家Nada,多让自己妈妈省心,你再看看你……”。
然而K就是讨厌不了Nada。
这人啥都好,对K尤其好,把K认作了自己弟弟之后更是护短得厉害,K对此相当的受用。当初Nada还没小学毕业的时候有人欺负K,Nada第一次听说之后特意跑来了低年级楼层好声好气地跟欺负他的胖子说,这是我邻居我弟弟,你别欺负他,这样不对。后来胖子没把这当回事儿接着欺负K,把K堵在走廊上准备伸手要钱的时候K突然听见啪的一声脆响,胖子目瞪口呆,半边脸颊高高肿起来,上有个鲜红的巴掌印。比他俩人都高一头的Nada逆光站着看不见表情,又是啪的一嘴巴狠狠扇过去,指着胖子的鼻子骂了句你这败类真不学好之后扯着K头也不回的走了。
K被他扯着同样目瞪口呆,Nada平时看起来温温柔柔乖乖巧巧像是永远不会生气的样子,这是怎么就突然出现并扑上去不由分说地就给了人啪啪两嘴巴呢?K呆了半天,被他扯着走到校门才想起来问:“我说那胖子不会有啥背景吧,你打……”
“有个屁!那胖子天天一放学就跑游戏厅里泡着了,他来欺负你是因为他穷没钱,有个屁背景!”Nada打断他的话,语带愤怒,声音扬得很高,K从来没见过这样发狠的Nada,不由得被唬住了。
K以为这事儿就算这么完了,结果隔天他们班主任的桌上就出现了几张照片,胖子在照片上猛摇操纵杆狂抓娃娃,身后是老虎机。
那胖子当天就被请家长了,K那天放学回家之后两人噼里啪啦地按着手柄打着合金装备,K没忍住就问了Nada。
Nada特开心地笑起来,眼睛闪闪发光,特温柔特可爱,不知为何却把K看得冷汗直冒。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K发现Nada并不如同他表面上一贯的温和。他曾经把隔壁家的小哥哥看成只温柔的梅花鹿,现在才发现这是只狐狸——平时温驯无害,可前提是你别触他的逆鳞,否则定会死无全尸。他表面上依旧狐狸样儿的温柔微笑着,可迟早有一天他会让你付出代价。他对很多事情都宽容好脾气,对于某一小部分事儿却锱铢必较不容许任何人触线,很幸运K就被他划进了那一小部分的区域。
——扯远了。
让我们再把视线拉回到8岁K跟12岁Nada身上。K忧愁地叹了口气,Nada啥都好,就是太婆婆妈妈了,整天操心操肺,一点儿也不爷们。
“今天还打游戏么?”Nada又问了他一遍,歪着头看着K,摸了摸这个邻居弟弟毛茸茸的脑袋。
头上传来孩童小手温暖而柔软的触感,K抬起头看Nada,Nada正笑着,逆着扑撒进房间的金色阳光跪着低头看自己。他整个人都在发光,笑容可爱明亮,像是K从来不看的、女孩子才会看的童话书上所说的天使。
K愣了愣,还写什么作业啊?跟Nada一起玩儿才是顶顶要紧的事儿啊。什么作业啊、升学压力啊、父母的责骂啊什么的,全都通通见鬼去好了。
“还打游戏么?”Nada见他不回答,又再问了一遍。
鬼迷心窍般的,K听见自己回答:“成啊。”


“娜娜你别抢我螃蟹!哎哎哎哎哎!!我手破这么一小口子你给我包这么紧这么结实你故意的吧?”
“别开玩笑了,明明是你自己玩的不好管我包扎什么事儿,诶哟诶哟大哥!!哈哈哈哈哈大哥,大哥你别挠我腰,别哈哈哈哈……”
夕阳把房间晕成温暖的橘黄色,两个小小的人在房间里笑得东倒西歪,孩童咯咯的笑声仿佛银铃。
最后是K赢了,K这么多天来第一次赢了Nada,尤其还是在自己手残的前提条件下,这次胜利更显得尤为重要。他丢下游戏机,一把搂住了Nada的脖子把他的大腿拍得啪啪作响。
“你看看这就是哥的实力!等哥上了初中之后去游戏厅免费收你当小弟!”
Nada被他搂着,面朝窗外的夕阳。他看着缓缓黯淡下去的云朵和消失的余晖,拍了拍比他矮一头的K,露出个笑容。
“行啊大哥,以后就跟着你混了。”

TBC.
_手机撸文,估计发完了1/8左右……以及感觉我把娜娜写得从小切开就是黑的[娜娜:哼哼哼哼开玩笑
以及这文真是KN不是NK[给我走开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