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gitsune

这里Landoc!喜欢Kellermanx、Nadatomoyo、纯黑GK、DU!CP无洁癖!吃Kena,K黑,Duna!

[KN]Sweetest Goodbye 03

[KN]Sweetest Goodbye03
*Lofter的格式简直要死


03 12岁_16岁
       K这家伙最近不对劲儿。

       这家伙明明刚上初一,初一是Nada这样认真的好学生都觉得还可以浪浪的年级。

       然而浪了12年,从来没好好写过一天作业的初一新生K突然就不知怎的大彻大悟了,狠狠扇了自己两嘴巴然后痛下决心把电脑跟游戏碟都锁到了柜子里,对天发誓决定改过自新好好做人。

       Nada本来以为这孩子在自己面前指天对地地发誓最多只是说了玩玩,也没多在意。结果就在K发下狠誓的第二天,他就看见K放学回家饭也不吃就把书包一拉在桌子上拍出若干本砖厚的练习册开始奋笔疾书,把父母没在家来他家蹭饭的自己吓得目瞪口呆,筷子都掉了。

       “诶哟,吃完饭再写吧,乖,啊……”Nada扶着房门站着,看着阿姨好言好语地劝着书桌面前奋笔疾书的K。然而K全程像是没听见似的,低着头在草稿纸上刷刷刷那个写啊,直到阿姨苦口婆心说了半天之后才撇着嘴角抬起眼来看了他妈一眼。

        “我不饿。妈妈你打扰我写作业了。”

       Nada挑了挑眉。这小子最近是怎么着了?叫他打游戏也不打,叫他吃饭也不吃,对自己亲妈说话还这么暴躁,是进青春期了么?青春期也不带这样的啊,您见过谁青春期整天啥也不干就对写作业感兴趣的么?



       ——Nada曾经打电话问了DU,DU接了电话,听到他的话笑了俩声:“12岁中二小屁孩儿的内心谁懂呐?憋说他了,娜娜能碰电脑么?来联机吧。”

       Nada想想DU说的也有道理,没准K是中二病犯了,过了这一段时间就好了,可也没听说过中二病就不吃饭的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了身体怎么学习啊?这人发烧糊涂了啊?说胡话呢啊?

        K专心致志地写着作业,压根就没发现Nada站在他身后,也没感受到身后人心里不断累积、即将要爆发的哀怨。

       16岁的Nada瞪着K的后脑勺,根本就没发现自己眼含哀怨。他只是盯着K的背影,突然就发现K变了。

       变了什么了?Nada说不清楚。他的记忆依旧停留在自己家邻居家那个白白嫩嫩的可爱小孩儿整天黏在自己身后,“Nada哥Nada哥”这样叫他,琥珀色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对Nada的一举一动充满好奇和渴望。

       Nada突然发现,他们已经做了7年的邻居。过去的7年里他们过得开心而没心没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K放学的时候顺路帮他带来的牛奶依旧准时,俩人打游戏的时候照样还是互坑的互坑,嬉笑的嬉笑。唯一不同的,是那个已经过时的红白机被他们郑重地锁进了柜子里,取而代之的是电脑。

        所谓童年就这么与他一起悄无声息地过去了,Nada自己都未曾注意到。搬家之前,自己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呢?他尝试着回想,却依旧只能记起一个个云淡风轻的下午,房门将电视声与大人们的说笑声隔绝于门外,自己趴在地上翻着连环画,K毫不客气地压在自己身上盯着游戏画面噼里啪啦按着手柄,微风拂过淡黄色的窗帘抖落一室明媚的阳光。

       Nada默默地盯着埋着头写作业的K。他什么时侯长那么大了?他眼前是个少年单薄而颀长的背影,微长的头发仍然有点散乱,但的确不再是那个需要自己低头看他的孩子了。

        Nada突然意识到,K在长高,在长大,只比自己矮了半个脑袋了,每次想抬手摸他的脑袋也不像原来那么轻松。少年好看的眉目开始成长开来,稚气在慢慢退去;他糯软的嗓音开始变化,清亮的少年音不再叫他Nada哥或者娜娜——

       Nada记得有次联机时K一直闷闷不乐地没说话,吓得Nada联完了机丢下电脑就去拍对面的房门。开门的K面无表情,也不跟他打招呼,埋着头就进去了,Nada看见他头顶的小发旋一晃一晃——后来Nada得知K不满的原因是DU一直在喊Nada娜娜娜娜……打心底说,Nada在知道这消息的时候真想跳起来飞起一脚把沙发上那低着头瘪着嘴的不懂事儿的小学生K一脚踢飞,拜托啊大哥你有这种必要么?不愿DU喊你说一声儿不就行了么?我还以为你哪儿不舒服了!吓得我进度都没保存就飞过来看你了!

      Nada白皙清秀的额头上蹦起了一根青筋,最终他还是扶了扶鼻梁上架着的金丝眼睛,隐忍地对着那个还在闹别扭的小屁孩儿缓缓露出个邻家大哥哥的笑容。

      “那你给我取个名字吧,以后你就这么叫我,你一个人。”

        第二天上学时,Nada推着单车便看见了背着个大书包登登登朝他跑来的K。

       “TO儿!!!!!”

       ……TO儿?Nada愣了愣,忙叫那人小心脚下别跑这么快,扔开单车张开双臂接住了飞扑过来的小少年。

       K抬起脸来看Nada,笑容明亮,“TO儿怎么样?好听吧?我想了一晚上想出来的,天才的智商啊,不要太羡慕我哟。”

        Nada摸摸K的头顶放开了他,笑着夸了他两句,挥挥手目送着他跑向自己家的车那边。

        ……确实是挺好听的名字,不过怎么总感觉像个女孩子的名字呢?Nada抬起眼,望见那孩子朝他笑着,嘴形比了个TO儿再见,挥了挥手钻进了车里离开了。

       Nada记得那时候是四月份,他们的小区里植着一路的桃花。那一刻桃花突然飘零鲜红纷繁如乱雨,Nada目送那张离开的车,在飘落的桃花中扶起黑色的单车,低头认真拍了拍白衬衣校服上被刚才小孩拱出的皱褶,嘴角不由自主地笑开了。

       ——像女孩子又怎样呢,还有比娜娜更像女孩子的名字吗?自己不也默认着被某人喊了好几年了吗?

      况且,这名字是K取的。无论是什么样的名字,倘若是K取给他Nada的,都如何令人喜悦。



        Nada回忆了很多事儿,最终视线回到面前少年的背影上。他又站在K身后注视了他很久,最终上前去伸手拿开K的本子。

       “吃完了饭再写成不?你妈担心着你了,我也担心。”

        K的眼眸不知为何突然就亮起来,他丢下了笔站了起来。

        “好啊,我们吃饭去吧。”



       天蒙蒙亮。



       转眼又是新的一个学期,Nada站在学校门口,领口上别着学生会的徽章,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这是高一新生入学的第一天,马上就要军训,学校组织高二学生会的成员们在校门口迎接新生,帮助他们提提行李,铺铺床铺等。

        这可是个苦力差事儿,本来会长大人看着Nada那小细胳膊小细腿儿有点于心不忍,这人高虽高,奈何太瘦了,估计连两桶水都搬不动。Nada本来也乐得清闲,然而这又是没办法的事儿,他是个副会长,学习成绩又好,常常在年级主任面前窜来窜去。年级主任要是来学校里视察一下学生会同学们,不问一句Nada同学在哪都简直不可能,所以他也没法逃。

       故而会长大人思忖了半天,给Nada安排了个最清闲且不耗费体力的工作——站校门口,给问路的新生指指路。毕竟学校这么大,迷路也是很有可能的。

       Nada又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天还没太亮,过往的新生还在很少。Nada想着,K估计还在被窝里呼呼大睡着呢吧?真羡慕初中生啊,那么长的假期。

       身旁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Nada回头,隔壁班的小学妹面含笑容,拿了一杯豆浆递给他。

       “噢,谢谢啊。”Nada冲小学妹笑了笑,接过豆浆。

       他其实挺纳闷儿为啥这女孩儿跟自己就是八辈子打不着杆儿的关系,却还对他那么好。

       小学妹看Nada没拒绝,心里激动得扑通扑通跳。果然,还是有可能成功的吧?她低着头站在Nada身边偷偷用余光看他。

       Nada其实压根儿就没看妹子,也没觉着妹子对他有意。他正咬着吸管儿发着呆,纤长的睫毛一颤一颤,金丝眼镜架在白皙挺拔的鼻梁上,侧脸清秀好看,小学妹看痴了。

       她正看得入迷,她身旁的Nada学长却不知道突然看到了什么,一口豆浆呛在了喉咙里蹲下腰咳得面红耳赤。

        她吓了一跳,刚想伸手拍拍Nada的背却被人抢了先。

        她抬起脸来,看见个反戴着棒球帽的男孩儿,背后拖一个巨大的行李箱。那男孩儿正好整以暇地轻轻拍着Nada的背,眉眼精致好看,声音清亮,语带笑意:

“哟TO儿,看见我跟你一个学校这么激动啊?”



TBC.


__________________
*娜娜的弧有这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这___________这___________这___________这___________这___________这___________这___________这___________这___________这___________这___________这___________这___________么长.


*刚才忘了打Tag,删了重新发。如果有小伙伴喜欢想看01〜02的话请戳我头像,手机端不太好做传送门otz







评论(6)

热度(13)